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替嫁謀愛:醫妻要離婚 > 第1093章 年輕人血氣方剛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njfulid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  “對了,我明明看見你喝了那杯水,但你是怎么那么快就醒過來的?”

  云安安無視他控訴的眼神,問出了心底的疑惑。

  提到這個,季十秋皺著眉回想了下:“也不知道是哪里漏電,迷糊中我感覺身上有電流竄過,生生被疼醒了過來。”

  要是他再晚點醒,指不定這條命都得當場交代在這了。

  得讓莫登盡快給他換間宿舍才行。

  最好是離隔壁的小白臉越遠越好,省得他天天都要防著他勾引云安安。

  云安安不知道季十秋心中所想,聽他這么說反而覺得哪里怪怪的,只是一時想不出來究竟哪里奇怪。

  雖然這次夜探囚牢的計劃中途夭折,不過云安安也不是一無所獲。

  至少確定了被關在林中囚牢里的人,有一般的可能性是霍司擎。

  否則基地沒有必要如此大張旗鼓地抓捕奸細,顯然是已經料到會有人來救他,故意在這里等著她上鉤。

  她得想個辦法,再去確認一次才行……翌日。

  獨立實驗室內。

  “你開什么玩笑?”

  季十秋額角青筋直跳,直接將手上的資料扔在了桌上,沒有半點猶豫地駁回了莫登的無理要求:“基地的研究員是都死光了不成?

  他洛淮缺助手你不會隨便給他指派個?

  非要打我助手的主意?

  !”

  在一旁收拾桌面的云安安聽言,眼尾抽動了下。

  怎么回事?

  “你昨晚的行為已經違背了基地的規定,上面沒有處罰你已經是網開一面,格外留情。

  你在外面怎么亂來不要緊,但這里不是讓你胡來的地方。”

  莫登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,“這也是那位先生的意思。”

  季十秋嘴角一勾,冷笑。

  不就是基地已經對云安安的身份起了疑心,礙于他在不好出手么。

  借口找得倒是冠冕堂皇。

  “總之我不答應,夏兒是我的人,你們沒權決定她的去留。”

  季十秋雙手環胸,“還有你別以為夏兒不在我身邊,就萬事大吉了。

  年輕人血氣方剛起來,可不管男的女的,只管能用不能用的。”

  莫登:“……”云安安:“……”這他媽又是什么虎狼之詞?

  ?

  莫登只覺得血壓直飆,險些眼前一黑,“我管你同不同意,那位先生已經做了決定,你應該很清楚忤逆了他會有什么樣的后果。”

  季十秋皺著眉,沒再開腔。

  氣氛一時間有些僵滯。

  “季醫生,沒事的。”

  云安安思索了半晌,開口打破了他們之間的沉默,看著季十秋布滿驚詫地雙眼,道:“只是去給洛醫生當一段時間的助手而已,就跟在您身邊工作是一樣的性質,我能做得來的。”

  季十秋一愣,體會過來她的言外之意后,眉頭越皺越緊。

  “你認真的?”

  “當然。”

  “……”季十秋默然片刻,忍不住瞪了云安安一眼,然后轉頭對莫登放話:“我可警告你,怎么把夏兒帶走的,到時候就怎么把她給我送回來,少了根頭發你和洛淮一個都跑不掉!”

  莫登疲憊地微笑:“這就要看你助手的表現了。”

  半小時后。

  基地中心,029號核心實驗室內。

  身形如竹修長的男人站在實驗臺前,左手拿著一份報告,右手不緊不慢地調試著臺上的精密儀器,挺拔鼻梁上的銀邊眼鏡折射出幽幽的光澤,冷淡又禁欲。

  他已經完全沉浸在了面前的研究中,無暇顧及其他,連莫登帶著云安安走到了他的身后也沒在意,頭也沒抬。

  “洛醫生,你的新助手在這兒了,以后有什么事你直接吩咐她去做就行了,我就不打擾你工作了。”

  莫登說完,拍了拍云安安的肩膀,意味深長地叮囑道:“你就好好跟著洛醫生,幫他做事吧。”

  當然,前提是她能在洛淮手里活下來。

  云安安被莫登詭異的笑弄得頭皮發麻,眸光轉到實驗臺前的身影上,無端覺得有種熟悉的感覺。

  偏棕的發色,銀邊眼鏡……這不是季十秋隔壁的那位氣質酷哥嗎?

  !云安安雙眸微縮,她沒記錯的話,就連莫登自己也對這位十分的忌憚。

  她雖然沒聽說過洛淮的名字,但這幾天跟在季十秋身邊,聽他和其他研究員談話的時候,曾聽說過不少和他這位鄰居有關的事跡。

  譬如才進入基地不到一個月,就贏得了那位先生的青睞與看重,是能和蒂斯芬教授平起平坐的狠角色。

  但就是性子有點古怪,誰跟他說話他都不會搭理,目空一切到了一定境界不說,還喜歡養些特別要命的植物。

  這本來不算什么,畢竟誰都會有一些特殊的癖好。

  直到不久前有個研究員氣不過洛淮目中無人的態度,想給他一點教訓看看。

  可誰知道,第二天發現那個研究員的時候,他已經變成了一灘血水。

  這件事發生后,住在洛淮旁邊的研究員每天都心驚膽戰的,生怕哪天不小心就會被吃了。

  基地里的人唯恐在背后議論洛淮被他得知后,會被他養的食人花給吃掉,一般都不會在明面上提到他的名字。

  因此云安安一直都不知道這位酷哥的名字,就叫洛淮。

  莫登把她安排給洛淮身邊當助手……其心思可見一斑。

  想了想,云安安主動走上前去詢問:“洛醫生,請問你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幫忙的嗎?”

  無人回應。

  男人冷淡的視線一刻不離手中的報告,卻連一個眼神都吝嗇于分給云安安。

  云安安等了會兒沒得到回應,便也沒再打擾他,自發地將桌上散亂的紙質文件整理好,還順便打掃了下衛生。

  她深知哪些東西能動,哪些東西不能動,要保持原樣方便取用,倒也沒出什么差錯。

  只是從她進來到現在,已經完全被當成了空氣就是了。

  一直到晚上十點,那些神情激動的研究員們才相繼離開,實驗臺前只剩洛淮一人。

  他無意地抬起頭,正好看見坐在不遠處軟凳上的云安安,狀似在看書,實際上只是借著遮掩在偷摸睡覺。

  小腦袋一點點的,隨時都有可能會趴下去。

  洛淮手中的鋼筆轉動了下,然后扔開,邁步朝她走去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3-安全购彩 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上海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